喜欢。

  自然是可以装出来的。

  皇上想,他的那些嫔妃也不见得真就那么喜欢他,可那些一颦一笑,仿若是真的用情至深。

  可装归装,演得再好,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周全。

  那些情感,与其说是爱,不如说是对他手中的权利的追逐和向往。

  想要得到什么,就必然需要付出什么。

  所有人都一样,很公平。

  同样的,温宴也可以装,装作喜欢霍以骁,以此来达到她自己的目的。

  皇上觉得这种“追求”并无不妥,他甚至能猜到温宴的目的,比起无欲无求,有欲有求的人更容易理解,也容易掌握。

  只要温宴能和霍以骁太太平平地装一辈子……

  皇上靠着椅背,轻笑着道:“你看上了以骁?他那性子……”

  没有直说,皇上只摇了摇头,显得十分头痛。

  温宴弯着唇,道:“臣女倒是挺喜欢四公子的性子的,和四公子相处,很是愉快。”

  皇上打量了温宴两眼,难得的,把心中所思都写在了脸上:你确定?

  三个字、一个标点。

  虽然说,做父母的在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,总是很包容的。

  但,再多的包容,皇上都能被霍以骁气得头晕眼花。

  霍以骁的脾气,他想说刺人心肺的话的时候,那真是一刀一刀,又准又狠。

  温宴以“愉快”来形容,让皇上惊讶之余,又暗自琢磨,这大概就是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了。

  又或者说,霍以骁也喜欢温宴,没有拿狠话刺过她。

  有那么一瞬,皇上甚至想问一问温宴,霍以骁私下在面对她的时候,到底是个什么态度,但最终,他还是没有问。

  霍以骁对他怨气大,区别对待,也是寻常。

  “愉快啊……”皇上叹着道,“愉快就好。你知道以骁的状况,他和其他兄弟们都不亲,处得不顺,能跟你处得来,你就多开解开解他。”

  兄弟?

  在温宴看来,那一个个可不是什么兄弟。

  人人皆有野心,在一群野心勃勃的皇子之中讲什么兄弟情深,根本就是笑话。

  被霍以骁视作兄弟的,只有霍家的几位,尤其是霍以暄。

  她可不会去开解霍以骁,她只会帮霍以骁一块,把朱晟等人都收拾了。

  想归想,温宴脸上笑容却未变,乖巧柔顺应了一声。

  皇上问得差不多了,示意温宴退下。

  温宴起身退出了御书房。

  吴公公收拾茶盏,就听皇上问他话,他赶紧放下手中东西,垂手看向皇上。

  “你怎么看?”

  吴公公思量了一阵,道:“这一年多,温姑娘看起来有不少变化,尤其是性子上,以前更天真乖顺,现在稳当、亦有城府。”

  皇上“哦”了一声。

  吴公公又道:“还是长大了。”

  皇上半阖着眼。

  长大了……

  有那样一番遭遇,岂能不长大?

  都说玉不琢不成器,温宴的成长也是在意料之中的。

  她能面不改色地说案子,从表情神色中窥不见一丁点的不满和恨意,她掩饰得很好。

  可同时,皇上也在她身上读到了“野心”。

  “是个聪明姑娘。”皇上道。

  吴公公附和着,道: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霸天武魂千里牧尘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