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金姨娘在正屋里待了大半日的功夫,几乎什么事都要抢着做,还接过丫头们的差使,要侍候文氏洗手、洗脸之类的活,又帮着斟茶倒水什么的。

  虽然这是别家妾室常做的事,从前曹淑卿也没少拿妾室做丫头使唤,但文氏从来没有这么使唤过家里的两位姨娘,心里十分不自在。眼看着快到吃饭时间了,孩子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过来,她立刻就叫停了大金姨娘:“你且别忙活了,快回屋去收拾收拾,梳洗换衣,一会儿少爷姑娘们过来吃饭,你也过来一块儿吃吧。今日辛苦了,我让厨房给你多备两个菜。”

  大金姨娘千恩万谢地告退了。

  她忽然这么殷勤,文氏心里还是挺纳闷的,便小声问谢慕林: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?金姨娘忽然跑来我屋里帮着干活,有什么特别的缘故么?”

  谢慕林笑笑道:“金姨娘也算是消息灵通的人,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,但我猜她多半是听说了三妹妹对我的婚事出言不逊的事儿,生怕娘你生气,会罚三妹妹,所以特地赶来献殷勤吧?但她过来时,你早就消了气,没有再关注三妹妹了,她自然心里高兴,心甘情愿亲自来侍候你。”

  文氏不由得失笑:“是了,我差点儿忘了这一条。她跟琴姨娘不一样,不会成天把三姑娘挂到嘴边,到我这里来的时候,倒是时常说起徽之的事。我竟一时没想到,还有容姐儿那一层呢。我跟个孩子有什么好生气的呢?我只担心容姐儿这般口无遮拦,心里没有半点成算,却又觉得自己很聪明,旁人都不如她——这样的姑娘嫁出去了,在夫家还不知会过得如何呢。你们姐妹几个的亲事都有着落,我倒是不担心容姐儿在夫家出了差错,会叫人说谢家的闲话,坏了其他女孩儿的姻缘。我只担心容姐儿这样的性子,只会让自己吃更多的苦头。奈何这几年,我都没能把她带在身边好生教导,以至于她越发牛心左性的,说来也是我这个嫡母的过失。”

  谢慕林不以为然地说:“这又怎能怪到你头上?爹爹这边需要你,哥哥们却还要留在老家考秀才,哪里能过得来?况且三妹妹那个脾气,就算装出乖巧顺从的模样来,心里只怕也是不受教的。她的思想早就僵化了,又觉得自己才是对的,不肯听人劝,就算你把她带在身边教导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倒是三妹妹有可能会利用这个有利条件,在北平各官宦人家的子弟里寻找令她满意的联姻对象吧?她那些手段又不甚高明,万一闹出乱子来,也会害得你和爹爹丢脸。所以娘就别想那么多了,连三妹妹的婚事,也只管交给爹爹做主就好,免得操碎了心还不讨好,叫三妹妹怨上了。”

  文氏想了想,觉得也有道理,不由得又叹了口气。

  说起谢映容的婚事,谢慕林便忍不住打听:“爹爹到底对三妹妹的亲事是怎么想的呢?是看中了隔壁的万家三少爷吗?就是庶出的那一个?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慕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霸天武魂千里牧尘只为原作者Loeva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eva并收藏慕林最新章节